钟煜韩

年更……吧

Monster

*出久黑化敌联盟设定

*出久小天使属于大家,角色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,私设如山。

*感谢食用

 

 

Monster00

 

        鲜红在眼前绽开,肉体被切割的声音,眼前一片混乱,涕泪混合流淌在脸上,仿佛没有人能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呼喊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救救我啊!

      头发被拉扯,身体被拖拽向前,被捏住后颈,冰冷的触感划过,他挣扎,四肢不断甩动着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为神明献上你的生命,你应该对此感到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速度快点,英雄很快就要来了。再献上这个孩子,祭品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眼前景色不断变化,仿佛身体旋转,直到坠落到地面上,眼前是自己缺少了头颅的身体以及,站在不远处如用绷带缠绕而成的黑色人形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死神降临!

    “我等的神明啊,服侍你的仆人在此,回响吾等野望吧。”

    “神明啊……啊啊啊啊啊,为……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人群散乱,四下逃亡,却难逃死亡,不受控的事态吞噬着一切。

     【有梦想不是一件坏事,但是…相应的也要认清现实,少年。】

       如此弱小无力的我,没有资格在这世界上,滚烫的泪水划过脸庞,仿佛灼伤一般,疼痛难耐。低下头,是自己稚嫩的手,以及刚刚从脖颈上掉落的头颅,这样的自己,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黑色的人形探出尖利的爪子,将他紧紧却不失轻柔的护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有人在黑暗中伸出手……

 



       门被重重关上,发出砰的声响,原本侧卧在沙发上的少年睁开眼,缓缓坐起。不出意料的看到那个气急败坏坐在吧台前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听到声响的黑雾刚从里间走了出来,就看到鼻青脸肿的死柄木郁闷的坐在吧台前。

    “真是,为什么老师一定要我进行战斗训练啊……”死柄木用手指指向出久,不甘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明明那家伙比我弱的多啊!他为什么可以不用?”

    “所·以·说·啊,连训练你的都是出久的能力,那么被那能力保护的出久就算再弱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更何况出久比你这巨型婴儿懂事多了好吗!”

       出久边听着两人斗嘴,边在沙发上站起身。让一直守在沙发边的IBM抱他去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明明我也有在努力啊。”死柄木捞起之前留在吧台上面的游戏机,上面的页面还停留在刚刚被拖出去训练时的游戏,一个大大的game over占据了整个页面。“还有,绿谷你这家伙,给我管好你的东西啊。什么叫游戏声音太吵,会妨碍到你睡觉。竟然把我拖出去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你努力的方向错了啊!还有,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啊,混账!给我安静一点,我在和厚生劳动省的人谈生意——你这家伙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来打扰我,出久好歹还能卖卖萌,你这个连萌点都没有的家伙,就给我安静一点!!!”黑色雾气在死柄木周遭游动,仿佛下一刻就能把人带到西伯利亚去吹冷风。

    “出久,如果你有时间,去一趟八齐会。治崎他们说上次的实验成功了,但是投入生产的原料不够,让你再去抽次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找个空闲时间去的。”IBM将绿谷抱到吧台前,替他整理好歪掉的领结,从自己身体的内侧取出了一封信,雄英高中的校徽就落在信封的中央。

     “呜哇,不论看几次都觉得好恶心啊,从那堆绷带里面拿东西。”死柄木吐槽道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师兄就祈祷下一次不要被这堆绷带给揍趴在地上才好。”软软的声音吐出的是带着凌冽的恶意。

     “死柄木也算是出久你的师兄啊,别太欺负他了。”黑雾无奈叹息“对了,出久是要去考试对吗?雄英高中?”

     “嗯,考试时间就在一个月后……”

立梗

       如果出久觉醒了来自亚人的血脉。幼时因为一场事故意外死亡后有复活,在对抗敌人时,无法控制好自己的IBM,打伤了朋友。因此离家出走,然后被AFO和死柄木捡回家了,虽然之后被英雄“解救”了,但与敌联盟依旧保持联系。

       PS:绿谷依然无个性,亚人是来自肉体上的力量。IBM粒子量超多,幼年的爆发创造了将近50只,随着年龄增长,数目还在增加。

      有关IBM的PS:像个老妈子,在敌联盟生活时,出久的衣食起居是由IBM负责的。有时会无视命令,转而去攻击其他人。优先攻击对象是爆豪胜己,轰焦冻等人(我想你们懂我的意思的)。( ´∀`)